“小车王”哈飞无底价卖身 新能源陷圈地老套路?

“小车王”哈飞无底价卖身 新能源陷圈地老套路?

八十个自己都不够抵债的企业谁敢接盘?哈飞汽车(哈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简称)日前正在试探这个问题的答案。来自重庆产权交易网的信息显示,曾经的“小车王”哈飞汽车正在挂牌转让38%的股权,转让价格是空白。至11月6日,为期20天的信息预披露期刚结束,接下来将很快进入正式挂牌转让期。

38%的股权转让方是哈飞汽车的控股股东——哈尔滨哈飞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哈飞集团)。由于哈飞仍属于长安汽车集团旗下,因此选择在重庆产交所挂牌转让。转让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哈飞汽车的负债已达到77.1亿元,而资产只有9535万元,负债已经超过资产的80倍。对于这份“沉甸甸”的交易能否有人接盘,业界普遍不乐观。

成立38年的哈飞汽车,决定卖出38%的股份,抛弃背后种种考量,两个数字的碰撞已颇让人唏嘘。而背后9年来多次尝试掌握自身命运的挣扎、未来靠资本和新能源在汽车界续命的前程,都不是轻松的话题。更重要的是,此哈飞已非彼哈飞。

去年4月,哈飞汽车与北京金唐奕丰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金唐奕丰)合资成立了“哈飞制造”。缺钱的哈飞汽车将生产资质、品牌、知识产权系数转入哈飞制造,作为技术入股,开发新能源汽车,而现在的哈飞汽车已接近空壳。“如今连拥有完整资质的昌河铃木挂牌都没人接手了”,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夏树认为,为甩负债而挂牌的哈飞汽车很难找到接盘者。

退市危机中的哈飞

2018年9月,快被汽车界忘掉的哈飞汽车,登上了工信部特别公示的“僵尸车企”名单,这意味着,哈飞已经进入为期两年的退市倒计时。事实上,登上名单的哈飞汽车是已经接近空壳的老哈飞。但虽然资质已经转移,退市消失或破产的结果依然是哈飞汽车不愿接受的。无论是出于对剩余资产的再投资希望,还是哈飞工业集团甩掉负债的考虑,10月10日,哈飞股份挂出了38%股权转让的信息。

无论“背锅侠”是否出现,这家中国最早一批车企之一都到了改变的时候。公开信息显示,哈飞股份共有5个股东,其中哈飞集团持股74.81%,为控股股东,中国航空有限公司持股25%。剩下的三家股东——哈尔滨东安发动机(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空技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深圳深航电子机械有限公司共持有0.19%的微弱股份。

2017年10月21日,在高管大批更换的同时,哈飞股份(即哈飞汽车)的经营范围变更,在原有的开发、生产、销售汽车等与汽车相关的业务之外,新增了“机械设备租赁、自有房屋、自由场地租赁”等业务。显然,哈飞已经在靠出租现有资产来增加微薄收入。2018年5月,长安系的刘正均正式卸任哈飞总经理一职,赵晓明接任。老哈飞已经彻底“放飞”。

毫无疑问,哈飞的挂牌转让是一个缩影。做为中国第一代汽车驰名品牌的代表和市场份额达到20%的“微车之王”,哈飞曾在90年代创造辉煌,但也因为自身产品脱离市场和沦为长安代工工厂的双重因素推动,一蹶不振。

2009年是哈飞的分水岭。这一年,通过兵装集团和长安集团的重组整合,哈飞被划归长安集团。裁员、停止新车研发、降低成本纷至沓来,罢工也没能阻止哈飞沦为打工工厂的命运。在中国车市一路高歌的洪流中,哈飞彻底跌落。只用了5年时间,哈飞的销量从2009年的22.05万辆跌至2013年的2.14万辆。又用了两年时间,哈飞品牌的销量缩至仅9辆,2015年1.5万辆的产量基本全部为给长安代工的车型。

相关数据显示,代工难以维持哈飞生存,哈飞汽车早在2012年亏损就高达7.6亿元。2015年6月,长安将哈飞转给了急需扩产的长安福特,后者以5亿元收购了哈飞的轿车基地,2017年3月,这片基地变身为长安福特哈尔滨第五工厂,提升为20万辆产能的新工厂正式投产。

对于哈飞汽车高达70亿元的债务而言,5亿元的“卖身钱”只是杯水车薪。而彼时,除了债务,哈飞还剩下整车资质、年产20万辆的微车老生产线,以及零部件生产能力。

作为同样在当年的央企整合中,被“塞”到长安羽翼之下的小车企业,昌河铃木目前同样沦落到了被大股东北汽集团挂牌抛售的境遇。不过,与仍有生产资质和完整生产基地傍身的昌河铃木相比,哈飞的境况显然更艰难。

为了保住资质,哈飞汽车在2017年再次把自己“卖了”。对金唐奕丰而言,哈飞拥有的资产就是其燃油轿车和电动车的是生产资质。因此,哈飞股份主要是以品牌、生产资质和厂房设备等入股,而大股东金唐奕丰除投入18亿元的注册资本外,还需帮哈飞股份偿还10亿元债务。

此次的股权转让公告显示,至2018年9月30日,哈飞今年三个季度的营业收入遽降至2778万元,营业利润继续亏损3473.4万元,净利润转正为1134.7万元。

新能源路径——烧钱圈地老套路?

哈飞汽车被掏空了,新的哈飞制造似乎也是空心的。对于缺乏三电核心技术的哈飞制造,能否借新能源回归车市的做法,夏树直言,“没希望了。而且汽车最重要的核心资源是人,人都走光了,怎么造车?”但在获得了哈飞的资质之后,哈飞制造的大股东金唐奕丰的新能源投资热情却十分高涨。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5月,奕丰科技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奕丰科技”)出资5000万注册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北京金唐奕丰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北京金唐奕丰”)。2017年4月,北京金唐奕丰与哈飞汽车合资成立了哈飞制造,其中北京金唐奕丰占股90%,哈飞持股10%。随后,金唐奕丰和哈飞制造在新能源领域的投资快速增加。

2017年6月,北京金唐奕丰获母公司奕丰科技增资,注册资本从5000万元增至20亿元。当月,北京金唐奕丰在大庆投资成立了“大庆金唐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大庆金唐新能源)”,注册资本高达25亿元。7月,大庆金唐新能源就与哈飞制造联手,以10亿元的注册金成立了哈飞汽车(大庆)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双方持股比例为49%和51%,由哈飞制造控股。8月,北京金唐奕丰又在江油成立了“江油金唐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江油金唐新能源)”,注册资本同样是20亿元。

至此,北京金唐奕丰五个月内成立了四家新能源子公司。包括两家新能源科技公司、一家研发公司和一家整车制造公司。但无论是奕丰科技,还是金唐奕丰,记者都未能搜索到官方网站的存在。2018年5月,奕丰科技又投资5亿元成立了“江苏奕丰广路汽车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江苏奕丰广路),联合投资方是淮并安盱眙新城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随后,奕丰科技将子公司北京金唐奕丰转至江苏奕丰广路旗下。如此算来,北京金唐奕丰是奕丰科技的孙公司,而哈飞制造则成了曾孙公司。

与此同时,自2017年年底以来,金唐奕丰总裁于松涛的足迹也频繁出现在多个二级城市的经济开发区,这些城市都热衷于打造成所在省份重要的汽车产业基地和新能源汽车产业集聚区。而于松涛所到之处,也都受到市长、副市长级别的领导陪同待遇。

2017年12月,于松涛考差了四川绵阳,有意建立新能源的西部基地。2018年3月,于松涛又实地考察了江西上饶经济开发区的六大整车及发动机等企业;一个月后,现身上饶市铅山县的于松涛,已经计划在上饶投入360亿元建设新能源汽车产业园、F2国际赛车场、汽车文化商业园区(汽车小镇)项目,当地媒体报道称,“于松涛对铅山精心提供的项目选址表现出较强投资意向”。

2018年4月,重庆双桥汽车产业园项目签约,该项目由北京金唐奕丰、哈飞制造,以及紫荆清远(重庆)新能源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设。总投资约40亿元,将建设年产20万辆乘用车(含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基地,建设期15个月,2019年底前实现汽车整车下线。

2018年5月,与上饶如出一辙的汽车产业园暨汽车特色小镇项目在盱眙再现。该项目由金唐奕丰母公司江苏奕丰广路投资,将形成年产20万辆整车、50万辆汽车零部件配套的生产能力,建成国内仅次于上海F1赛车场的专业赛道。投资规模未透露。此外,在成立哈飞制造时,有消息称,哈尔滨市延寿县也获得了哈飞制造新工厂会落地该县的承诺。

粗略计算,过去一年间,仅以上新成立的公司和各地产业园项目,于松涛在新能源领域的规划投资就接近600亿元。至于哈飞和金唐奕丰都不具备电动车三电核心技术,有报道称,2017年6月,于松涛曾到访过航天三菱,这被认为是在寻找技术合作方。

尽管如此,哈飞制造的前景仍不被看好。在数十家新造车公司都已经在积极推出新车上市的当下,新能源汽车的最佳投资时机早已错过。金唐奕丰在此时拉哈飞入伙,对新能源进行巨资布局,无论是否有“画大饼”之嫌,风险都是不可控的。虽然对哈飞而言,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但重回主流市场的希望却很可能再次破灭。

该卖多少钱

“淘汰已经开始,这种地方中小车企退出历史舞台已经是无法阻挡的了。”夏树表示,对于哈飞,没有什么可伤感的,是必然趋势。“预挂牌这种情况肯定意味着股权转让已经在进行讨论了,但还不能确定以后会和谁达成交易”。原哈飞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重庆产权交易所相关人士表示,之所以没有标明低价,是因为还没有完成预估。“一般企业在获得主管方转让授权后,就会进行预披露。而在正式挂牌转让之前,还有完成评估、备案、法律意见书等准备工作。哈飞现在没有价格应该是评估还没出来。转让条件也还没有设置。”

当然,对于哈飞38%股权应该设置多少低价,也会是个难题。“哈飞现在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转让股权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甩掉负债。”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因为拖欠货款,哈飞汽车自2016年起就屡次被起诉,其中,2016年底,动力总成供应商东安动力就因哈飞拖欠约2.63亿元贷款而将其告上法庭,闹的沸沸扬扬。

除了债务高企和信用堪忧,哈飞的资产评估估计也颇为尴尬。据悉,长安福特收购之后,哈飞汽车的微车生产资质与生产线得以保留。但与金唐奕丰的合资后,究竟留下那些车老旧设备和生产线,目前仍不得而知。

但哈飞汽车显然已经没有了再次起飞的翅膀。为长安代工后,成批的哈飞员工选择了离开,尤其是哈飞汽车研究院的研发人员几乎流失殆尽。值得玩味的是,原哈飞汽车总经理刘正均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曾多次提及哈飞汽车未来的三条道路设置:寻求合资合作、探索混合所有制经济形式、继续做代工。而在刘正均调回长安近一年后,这三条路哈飞都踏上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责任编辑:赵卓然】
    免责声明: 能源财经网所提供之信息,不能保证其完全实时或完全准确,也不表明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并对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